<listing id="zht93"><listing id="zht93"><progress id="zht93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<span id="zht93"></span>

        <address id="zht93"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zht93"><form id="zht93"><nobr id="zht93"></nobr></form></em>

        所在位置: 主頁 > 廉政教育 > 以史為鑒 >

        《文心雕龍》是中國文章學成立的標志

        來源: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:2021-05-31 11:15

        關于“中國文章學”成立的時代,目前學界各有分說,意見比較集中的有“魏晉南北朝說”和“南宋說”兩種。前者以中山大學的吳承學先生為代表,后者以復旦大學的王水照先生、四川大學的祝尚書先生為代表。這個問題很值得認真討論,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個時間點的問題,更關乎中國文章學的本體特征、文體范圍及理論體系等方面的重要問題。

          我們認為,中國文章學成立的時代定在魏晉南北朝較合適,成立的標志就是劉勰的《文心雕龍》。吳承學先生著《近古文章與文體學研究》一書已從文章之士地位的確立、文章論著出現并成熟、文章志與文章總集等幾個方面作了論述。 我們從以下幾個方面進一步闡述:

          文章學意義上的“文章”一詞的廣泛運用。

          “文章”一詞在魏晉以前就大量使用,但內涵復雜,直到司馬遷的《史記》才首次在文章學意義上使用“文章”一詞。郭英德在《文章的確立與文體的分類》一書中指出,東漢時期人們已明確把詩歌、辭章統稱為“文章”。魏晉以后,人們更是廣泛地在這個意義上使用“文章”一詞了。如曹丕《典論·論文》:“蓋文章,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事?!碧諟Y明《五柳先生傳》:“常著文章自娛?!鳖佒频摹额伿霞矣枴酚小拔恼隆睂U?。摯虞《文章流別論》、任昉《文章緣起》,書名就鮮明標識“文章”一詞。據陳書良統計,作為文章學的集大成論著,劉勰的《文心雕龍》共用“文章”一詞26處,除了幾處表示“典章制度”“德行”意思外,大多表示“文辭、作品的泛稱”“文采、聲律”,這是在文章學意義上廣泛使用“文章”一詞了。

          高度重視文章藝術。

          文章學的根本目的就是探討如何寫好文章,所以講文章藝術是文章學的根本要義。魏晉南北朝文論追求文章藝術,辭采要求漂亮,曹丕提出“詩賦欲麗”(《典論·論文》),陸機要求“其遣言也貴妍”(《文賦》),蕭統選文的標準是“義歸乎翰藻”(《文選序》)。劉勰《文心雕龍》著書的出發點即探究“為文之用心”(《文心雕龍·序志篇》),即如何寫好文章,所以對文章藝術非常重視。劉勰專門設有“麗辭篇”,主張“麗句與深采并流”(《文心雕龍·麗辭篇》),當然這主要是對駢體文的要求。對于其他各式文體,劉勰也強調文采。他說圣賢文章也是講究文采的:“圣賢書辭,總稱文章,非采而何?”(《文心雕龍·情采篇》)經典為后世文章“樹表”“啟疆”,是“群言之祖”(《文心雕龍·宗經篇》)。所以,學習圣賢文章,一方面要學其雅正的思想,另一方面要學其漂亮的辭采。劉勰又設“章句篇”“練字篇”“附會篇”,專門探討文章的遣詞造句、篇章結構等方面的技巧問題??梢哉f,重視文章藝術是魏晉南北朝文壇的普遍風氣。

          自成體系的文章學著作。

          一門學問如果僅僅是散發式的片言只語,那還是處于不自覺的萌芽階段,只有上升到自成體系的理論層面,才標志著這門學問真正成立。在魏晉以前,《史記》《漢書》等也有不少地方談及文章,但只是零散的片言只語,不成體系。曹魏以后,出現了專門的文章學論述。曹丕的《典論·論文》可以說是中國文章學史上第一篇專論。摯虞的《文章流別論》、任昉的《文章緣起》是專門的文章文體學論著。這些專論雖然篇幅不多,但從其所涉內容來看,儼然是中國文章學的專門論著。據史載,南朝宋明帝劉彧也曾熱心撰寫文章志:“(帝)好讀書,愛文義,在潘時,撰《江左以來文章志》?!保ā端问贰っ鞯奂o》)也可見當時文壇風氣。至于劉勰的《文心雕龍》更是“體大思精”的文章學巨著,其內容包含文章本體論、文章文體論、文章創作論、文章批評論。哪怕以今天的學術體系標準來衡量,《文心雕龍》也是當之無愧的體系完整嚴密的文章學理論著作。這是常識,無需贅言。清代紀昀評《文心雕龍》:“論文之書,莫古于是編,亦莫精于是編矣?!保ā端膸烊珪喢髂夸洝肪?0)評論確當。

          文章學理論及實踐的深遠影響。

          一門學問的成立,不僅要看它何時出現,還要看它對當時和后世有沒有影響。如果只是曾經出現過,隨后銷聲匿跡,只是曇花一現,那這門學問并沒有“立”起來。以《文心雕龍》為代表的魏晉南北朝文章學理論,對當時和后世文章創作都產生了深遠影響。唐宋文章(包括駢體文和散文)的興盛與魏晉南北朝時期在文章學理論和實踐上的探索分不開。理論上,比如唐宋古文運動講文道關系,從“文以明道”到“文以載道”,再到“作文害道”,這實際是《文心雕龍》“道術之辨”的延續。也許有人要問,唐宋古文運動不是反對駢體文嗎?其實,唐宋諸大家并不一概否定漂亮文辭,只是反對片面追求華麗辭藻。黃侃說得好:“唐人所不滿意,止于大同已后輕艷之詞,宋人所詆為俳優,亦裁上及徐、庾,下盡西昆,初非舉自古麗辭一概廢閣之也?!保ā段男牡颀堅洝罚┻@跟劉勰“文麗而不淫”(《文心雕龍·宗經篇》)的主張是一脈相承的。實踐上,說唐代駢體文繼承魏晉南北朝,恐怕沒有人有異議。但要說唐代散文也傳承了魏晉南北朝的藝術基因,認同的人可能不多。其實,古代就有人認識到唐代文章與魏晉南北朝文章的傳承關系,這里略舉數例以說明之。清代袁枚說:“唐以前,未有不熟精《文選》理者,不獨杜少陵也。韓、柳兩家文字,其濃厚處,俱從此出?!保ā峨S園詩話》卷七)劉熙載:“韓文起八代之衰,實集八代之成?!保ā端嚫拧の母拧罚┰S梿說:“三唐奧窔,未有不胎息六朝者?!保ā读年颉罚┥厦嫒说脑捰幸粋€共同點,就是唐代文章成就之所以如此之高,離不開魏晉南北朝文章學的滋養。

          總之,中國文章學成立的時代應定在魏晉南北朝,成立的標志就是劉勰的《文心雕龍》?!澳纤握f”棄魏晉南北朝文章學興盛不顧,也無法合理全面解釋唐宋散文興盛的原因。南宋時期的確出現過一批文章學論著,但只能說是中國文章學的深化和細化,而不是成立。

         ?。ㄗ髡撸簠侵袆?,系贛南師范大學教授)


       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中文